曾經的好朋友,是怎樣漸行漸遠的?
 
  01
 
  昨晚,我收到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是邀請參加婚禮的,落款為“你的魂伴”。
 
  我一臉懵圈,腦海里閃過很多人的身影,出現好多種數學題的精妙解法才想起來,原來是她啊。
 
  她是我高中時代很要好的朋友,長得很好看,就坐在我前面。她是英語科代表,我背不了課文,她就偷偷在我名字后面打個勾。我從來不買橡皮,因為她會把自己的切成兩半分我一塊。
 
  幼年多病的我,進入高中后仍然個子矮小,總受男生欺負,沒什么朋友。所以她對我來說很重要,她給我的友情,是我的救命稻草。
 
  那時候,我拿出100%的力氣去待她,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很投入,兩個人曾沿著公路徒步從清晨走到黃昏,再乘車回家,一起走完她的17歲。
 
  我們一起走路,一起吃飯,一起學習,我輔導她數學,她輔導我英語。只要有她一個人陪,我可以不用融入這個世界。
 
  我們視對方為自己的靈魂伙伴,盡管沒有那么多聊不完的話題、說不完的秘密,哪怕只是靜靜地陪伴,也十分美好。
 
  我們誰也沒想放過誰,要任性地糾纏對方一輩子。
 
  02
 
  遺憾的是,我們沒有如愿考入同一所大學,每次去找她要坐三個小時的火車。我們很難有機會聚在一起吃飯,一起學習,一起遠行。
曾經的好朋友,是怎樣漸行漸遠的?
曾經的好朋友,是怎樣漸行漸遠的?
  上了大學以后,我和她的感情,很難維持原狀,因為彼此的感受永遠不可能通過電話來傳遞,曾經的親密無間慢慢變成隔閡,甚至對立。
 
  我甚至不敢相信,就因為我去她的大學圖書館學習的時候,吐槽了一下網速和食堂,就被認為,我看不起她的學校。
 
  那一瞬間,我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進入大三以后,我很少去找她了,但只要她有事找我幫忙,我基本都是不假思索就去幫,卻常常感到費力不討好。
 
  她的畢業論文,三番五次找我修改,我熬了好幾個通宵查資料,她似乎覺得都是應該的,只會嫌棄我的速度慢。
 
  我四處奔波找工作,在火車站找不到住處一臉茫然的時候,她不會修改考試報名的照片再次找到我,我讓她等我安頓好再去找網吧改,甚至我還沒說完,就聽到她脫口而出的一句“算了,我找別人去吧”,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這樣好幾次以后,我的心涼了,也不想刻意去改變些什么,也沒責怪她。只是覺得我們都在做自己,挺好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從前很不理解,后來卻是我奉為圭臬的一句話。
 
  03
 
  曾經親密無間的好朋友漸行漸遠,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逃不開的一種無奈。
 
  你看著給自己點贊的人的名字,想不起來他們的臉,而對方動態下的留言,你因為沒有參與而看不懂,不知如何開口去問。
 
  心事不是不想說,而是能說的契機越來越少,因為無法面對面交流,有些情緒無法感同身受。伏于肩頭的哭泣,哪怕只是低聲哽咽,也要比閃爍在屏幕背后的安慰管用。
 
  你們選了不同的專業,去到不同的地方,接觸不同的人和事,增長不同的閱歷。
 
  你們不再分享同一片天晴同一場暴雨,不再讀同一本書,不再用同一對耳機聽歌,不再坐在同一片黑暗里看同一場電影,肆意地放聲大笑或泣不成聲。
 
  某一天你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夕陽那么美,濃烈的色彩像是一幅經典畫作。你激動地想要與對方分享,可無論用哪個濾鏡也不能把這美景原樣復刻,語言文字都太過蒼白無力。
 
  隨著時間推移,當大家開始有了各自的人生目標,而生活圈越來越不重疊時,很多人就這樣漸行漸遠。
 
  15歲時你天真幼稚,豪情萬丈,說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我們把死亡分開。時至今日,你依然沒有絲毫悔意,可還是感嘆,往事休要再提。
 
  打敗真摯感情的,大多數時候不是時間,而是遙遠。
 
  04
 
  馮侖曾說過一個人脈原理,人的一生中,交往的關系人是10—30—60。
 
  遇到危機的時候,能借錢的對象不超過10個人。
 
  經常打交道的,做點事的,不超過30人,這30人還包括前面說的那10個人。
 
  最外一圈是所謂的熟人,也就是打起電話來記得住這個人,而且了解他的背景,最多也就60個,這60個還包括了前面說的那30個。
 
  也就是說,當一個人在成長的道路上,有選擇性地跟一些朋友揮手道別,是無可避免的小悲哀。
 
  朋友之間,當“單向慈善”的成分大于“相互理解啟迪,彼此幫助成長”時,弱勢的一方付出多少忍氣吞聲、費力討好,都只能讓自己的境況愈發窘迫。
 
  友情跟愛情相差無幾,精神層面的門當戶對,同樣不可或缺。我和你之所以會漸行漸遠,是因為我在談企業管理時,你在搜索商場打折;我在談職場資源時,你在八卦同事魅力;我說的笑話,你聽不懂,我說的悲劇,你卻當作笑話……
 
  很多東西我們聊起來各種不對勁,是因為我們的價值觀不一樣,脫離了超高同質性的校園,我們之間的不一樣,才正式顯露出來。
 
  我就像終于見到了黃河,撞了南墻一樣,清醒地看到了答案。我回頭找你,卻發現早已與你背道而馳,我只能將我們的過往存檔,繼續往前,尋找新的同路人。
 
  如果找不到,我就一直一個人,走在黑暗中。
 
  05
 
  每次夜深人靜的時候聽陳奕迅的《最佳損友》,我都忍不住想哭,“被推著走跟著生活流,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關于友誼的誓言,有時候竟比愛情還荒唐。曾經你覺得這人就是你這輩子最好的朋友,掏心掏肺兩肋插刀,恨不能變成一個人,立誓80歲也要混在一起。轉眼到了今天,竟然和陌生人沒什么區別。
 
  而更殘酷的是,學生時代的好朋友,雖然漸行漸遠,再次相聚仍能酒暖回憶。工作以后和你推杯換盞的那些人,背叛和出賣你,僅僅是為了爭那一點點名利。
 
  白駒過隙,時光荏苒,我們都在繼續著我們的生活,慢慢習慣了每天不再收到閑聊的信息,慢慢習慣了聚餐不再出現的熟悉的身影。
 
  人生諸事很難長情,友情也一樣,我愿始終記得你把心掏給我的瞬間,并好好守護它。
 
  情似孤舟甫離岸,漸行漸遠漸生疏,愿你萬事勝意。
 
  作者:衷曲無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