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取悅別人更重要的是取悅自己
 
  01
 
  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乖乖女。父母跟別人談起我,總會說,“她從不讓我們操心。”
 
  我并非出生在獨生子女家庭,所以從小就知道,有些事是有“潛規則”的。比如,我也想吃某個零食,我主動把零食讓給弟弟,這樣父母就會說,“哇,姐姐真懂事”;我還會主動要求買便宜一點的自動筆芯,不拖延做作業,認真整理自己的房間,就為了父母說一句“真乖、真懂事”。
 
  后來上學了,語文老師在我的某篇作文下評論,“這篇文章辭藻美麗,但我更喜歡你以往的寫作風格,這篇有點太華而不實了”。于是,我再也沒出現過那樣文縐縐的文風。數學期末考時,明明很快就把能做的都做了,剩下一大堆干看著也不會想到答案,想提早交卷,但也忍了,因為老師說“態度很重要”。
 
  再后來上大學寄宿了,和大家室友有些合不來,但為了融入她們,她們大嘴巴地對某個女生評頭論足的時候,我也干笑兩聲,她們在看我不是那么感興趣的《康熙來了》的時候,我也會坐在一旁,認真看完,當時的我覺得,這樣才能讓人感覺到你是有想和他們融入的。
 
  再再后來,工作了。第一份工作是電視記者,有位同事某天打趣地說,“你以后別出鏡啦,影響收視率啊。”我聽到了,愣了一秒就微笑著點點頭說,“嗯”。之后,還真的是能不出鏡就不出鏡,就算是出鏡了也會在剪輯的時候讓自己少出現一會兒。
 
  直到今天,我再回頭看我這20幾年,原來我有這么長的時間里都在取悅別人,我有這么長的時間,都擔心別人會因為某件事,或是因為我的不順從,而不喜歡我。
比取悅別人更重要的是取悅自己
比取悅別人更重要的是取悅自己
  02
 
  我現在,當然可以氣定神閑地說,“取悅自己別取悅別人重要得多”,但5年前的我,甚至更早的我,是怎么也不會這樣想的。
 
  大概是因為家庭的原因。我常跟別人笑談“我是一個人長大的”。父母在我成長的旅程里參與的部分少得可憐,跟大多數父母不管交給奶奶姥姥不同,我也沒有哪個長輩管我。但不管怎樣,身為孩子,最喜歡得到的關注自然是來自父母。當父母不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就會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無法變得更好,至少要變得更聽話吧,這樣父母才會說一句“真懂事”。
 
  所以我上學的時候,無比想要戴上三條扛、兩條杠,無比想要成為第一批戴上紅領巾的人,第一批入團、入黨的人。因為這樣我才會足夠多的理由讓父母注意到我,然而,每次都是事與愿違。
 
  直到3年前的一天,我母親對我每次旅行都是一切確定好后知會她感到不滿,她讓我的父親來跟我說“你不能這么先斬后奏”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好像不再去取悅誰了。
 
  03
 
  我的叛逆期來得比較晚。在十幾歲的年紀,我的叛逆期都被“順從、取悅”給取代了。我即便每周的某個深夜就會產生“我要不要離家出走”的念頭,但天一亮,我就又是一位文科有天賦理科爛到渣的學生。
 
  即便到了大學,一度的室友關系不和,激發了我強烈的叛逆心,但也僅僅是讓我在QQ空間寫些有的沒的,并沒有讓我馬上打包行李搬出去。
 
  直到這幾年,有越來越多人覺得我做的事情有點不一樣了。
 
  比如,我“突然”變得很能攢錢。我完全靠自己,走了6個國家15個省份。我把這些攻略整理成心得放上網,意外得到了關注,也得到了不少口水。我也是第一次在微博上嘗到了被罵的滋味。
 
  比如,我“突然”變得勇敢。找不到旅伴,一個人帶上三腳架,就去旅行了。
 
  比如,我“突然”變得很會旅行。我喜歡旅行,也很擅長做旅游攻略,所以總能打造一個還算性價比較高的旅途。在我說著并不好的英語的時候,就出了國門,然后回來狂補英語,英語越來越好。
 
  比如,我做成了在旁人看來很難做到的事情,有了一點支持者,出了書,在多個平臺露臉講課,還因為會閱讀會寫作受邀去北京參加了直播。
 
  然而,這些事情,都是我不刻意取悅別人后才有的成果。
 
  04
 
  有一天,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意識到,我好像為別人活了很久,但我卻沒有認真地為自己活過。
 
  我明明喜歡旅行,即便花得都是自己的錢,在我母親向我表示了,她對于我每年都去旅行而不把錢攢起來的不悅之后,我真的減少了旅行頻率和旅行的天數。
 
  我明明喜歡嘗試各種各樣的新鮮事物,在家人說我花錢買這些東西、體驗這些東西都是無用功之后,我每次想要嘗試一個新東西的時候,會猶豫很久。
 
  我明明喜歡站在臺上把一個觀點給講明白,在其他人說她想去說的時候,我會說“好的啊。”
 
  我總是不斷屈就自己的想法,直到我第一次倔強地一個人去旅行,整個車上的人用種不解的眼神看了我四天,即便如此,我第一次感受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顧他人的言論是這么爽的一件事。
 
  后來,我就越來越做自己了。喜歡做手工,就買一大堆材料自己做,不再因為別人的一句“這又有什么用”而改變自己;喜歡下班后看書看劇,就這么做吧,不再因為別人的“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合群”而擔憂。
 
  尤其是今年,我一位極重要朋友的突然離世,讓我更加明白了,你別以為一輩子很長,有時候,它短到你都無法相信。為了不讓自己有遺憾,為了你來這一趟是有些意義的,至少你應該做過不少為了取悅自己而做的事情。
 
  活得越來越像自己,這可能也是真正成熟的標志。我愛我現在的狀態,希望你也是。
 
  —END—
 
  作者簡介:林小白。熱衷旅行,熱愛寫作,正過著白天寫公文、晚上寫故事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