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長大,我們才越接近真實的生活
 
  01
 
  前幾天,去銀行辦事,等待的人特別多。
 
  我看著手里的號頭,望著許久不動的叫號牌,心里是焦急萬分。
 
  終于叫到19號,大堂經理見我焦急,示意我站在19號后面等。
 
  19號看上去20來歲年紀,長得清清爽爽,是一個穿著很時尚的小姑娘。
 
  也許是業務太忙,柜員辦業務時,不小心輸錯了手機號碼,導致那個小姑娘手機銀行沒有開起來。
 
  本來很快的業務,又是修改信息,又是授權,辦了足足30分鐘。
 
  小姑娘明顯不太高興,抱怨道:“你行不行啊!辦點破事,耽誤我時間。”
 
  柜員連忙解釋道歉:“不好意思。很快,就好了,上面正在授權,你再等等。”
 
  正好那天授權速度又慢,后面顧客也在抱怨,小姑娘越等越急,最后脫口罵道:“傻X,辦了多久了,你們這是什么業務水平,什么破銀行,不會辦,早點下崗算了。”
越長大,我們才越接近真實的生活
越長大,我們才越接近真實的生活
  辦理業務的柜員年紀也不大,處理客戶問題上明顯經驗不足,雖然在奮力解釋原因,可是情緒上明顯受到影響,說話也語無倫次,語氣有點沖,語速有點急。
 
  小姑娘一聽,桌子一拍,罵道:“我要投訴你,你工號多少?你們什么服務水平,什么態度,沒聽過客戶就是上帝嗎?像你這種語氣態度怎么做到這個崗位的,不是找關系走后門進來的吧!”
 
  小姑娘說得理不饒人,越說越起勁,咄咄逼人,我們上去安慰:“算了,畢竟別人不是故意的。”
 
  小姑娘,卻不聽勸,執意投訴,最后害得我也等了好久。
 
  看著小姑娘,我想起了自己,我年少時,何嘗不是受到點委屈,受到了怠慢,立馬抓住對方把柄,喊著去維權,借著顧客是上帝的旗幟,把對方說的狗屁不是。
 
  年少時,我們總是問對錯,講道理,揪住別人的辮子,上綱上線。動不動投訴,隨口就是問是非,說著書本上學的法條,一條條把對方逼到絕境,說的體無完膚,還沾沾自喜自命不凡。
 
  我們說的都對,對方的確有錯,我們維權沒錯,可唯一不足的是我們少了一顆寬容的心。
 
  如今,我也做了服務行業,成為服務行業的一員,我才懂得其實無論做哪行都不容易。
 
  你看著別人每天風吹不到雨淋不到,冬天冷不著夏天熱不到,可是你卻看不到服務人員,忙起來上廁所時間都沒有,年紀輕輕就落下頸椎病。
 
  雖然做著不是風吹日曬的工作,可是久坐,吹空調,導致體質下降,年紀輕輕就開始關注養生,夏天泡菊花茶降火,冬天喝紅棗枸杞暖身。
 
  記得,一次,我辦業務,不小心把人家單據填錯,導致客戶必須重新回廠拿營業執照方可辦理,一來一回也要個把小時,客戶一聽,立馬拉下臉來,各種諷刺侮辱打擊的話,像是雨點一樣朝我襲來,我只能盡量去安慰,罵也不能還嘴,只能低頭做事,要是把客戶惹急了,客戶一投訴,我不僅扣獎金,連單位考核分數也要被扣。
 
  最后,客戶罵累了,把我們領到叫來,又當著我領導面數落了我一陣子,領導連聲賠禮,并保證肯定幫他辦好。
 
  其實一來一回,罵我的時間證件都可以拿來了。
 
  客戶走后,領導把我叫到樓上,對我又是批評接著教育,下樓時,我腦袋昏昏的,想死的欲望都有。
 
  下班回家的路上,憋在心里的不快像是魚卡一樣,再也忍受不了了,眼淚嘩啦啦的留了流了下來。從小到大,沒受過這么大的委屈,在家里都是父母疼親戚愛。
 
  從此以后,當我遇到服務員的疏忽導致我的不便,我都不會刻意刁難對方,對方道了歉,我都欣然接受,只要不是刻意為難,我都不去計較,選擇去原諒對方。
 
  年少我們都很輕狂,說的道理都很對,可是經歷太少,磨練不多,往往說話沒數,往往口不遮言,直至到了社會之后,因為頭抬得太高,腳步走得太快,容易跌的頭破血流,直到一天,我們開始思考,開始放慢腳步,學著說話三思后行,這時我們才算真正的成熟。
 
  02
 
  前些天,我打電話給我一個高中哥們。
 
  “兄弟,最近過得怎么樣?”
 
  “也好,也不好。”
 
  “工作還可以吧?”
 
  “馬馬虎虎,一切隨緣”。
 
  我一聽急了罵道:“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別給我打馬虎眼。”
 
  我那兄弟也許被我罵怔住了,突然改了口風:“兄弟,我辭職了,混不下去了。”
 
  一打聽,我才知道,原來我那高中兄弟大學畢業后,找了關系進了一家學校教化學,他沒有通過教師資格考試,在校只是一個臨時工,不在編制體系內。
 
  在校他明顯感覺到,不僅在福利待遇上落了別了一截,在為人處事上也處處不受待見。
 
  他和我說,現在學生也比較難管理,老師只能口頭教育,你語氣不重,聲音不大,毛孩子根本不怕,課堂紀律就很難保證。
 
  前陣子,他又生了一場病,醫生囑咐不能過度勞累。
 
  快到年底,事又多,領導想安排他做班主任,收入高點,可是事情多、責任大。
 
  我那兄弟正好身體不適,托辭不做。
 
  領導不悅。
 
  最后沒辦法,我那兄弟,身心俱疲,最終選擇了辭職。
 
  我問道:“現在做什么?”
 
  他說,他開了一個培訓班,才開始,雖然招的人不多,但是至少心里是開心的,自己第一次感覺到了自由。
 
  他又說道:“其實,說是自由了,可是心里這根弦還是緊繃著,哪天沒有學生了,招的人少了,他心里就著急,培訓班只要開門,就要開支,看得見的房租、水電費和宣傳費,看不見的一大啪啦。
 
  聽到這里,我是感慨萬千。
 
  我們誰沒經歷過年少輕狂,不知天高地厚過,我們曾經指著遠處的高樓大廈,笑談自己畢業后要創業,買下那一幢樓;我們曾經暢想著如果可以,走遍全國各地踏遍千山萬水;我們曾經在化解別人矛盾、關注社會焦點時侃侃而談,可現實是一件小事卻足以讓自己郁悶半天;我們畢業時都嫌棄父母觀念老舊,直到在外傷痕累累才想起家的溫暖。
 
  我們大多數人是才華撐不起自己夢想,而野心卻比天高。
 
  我們越長大,才越接近真實的生活。
 
  我們曾經都很狂,如今卻選擇沉默;我們曾經都不服輸,如今卻低了頭;我們曾經以為努力,一切都會變好,可生活久了,發現,也有比你努力的,可是過得比你差的。
 
  其實,我們從出生到上大學,我們的前半生就已經在一個圈子里,我們最多在圈子里小打小鬧,家境、背景、天分、見識種種條框就已經注定你的前半生只能在既有的圈子里打鬧,要想飛得更高,走得更遠,就需要付出超出常人的努力。
 
  真實情況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憑借自己過人的天賦,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了自己命運,跳出固有的圈子,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大多數人很難跳出固有的圈子,為了生計不得已常年奔波。
 
  你一天也會明白,吃的好點穿的貴一點,其實真的挺好;你也會懂得開著好車,賺了很多錢,是真的挺爽的。
 
  只有經歷過不為生計煩惱,過著財務自由的人生,再說出知足常樂、去奢求簡的話,才是真正的頓悟,真正的知足常樂。
 
  你也會明白,知足常樂、一切隨緣說的是挺好,但大多數人是經歷奮斗與掙扎后,一種無能為力的妥協罷了。
 
  那些與你奮斗并肩作戰的同學,或許早已經過上了帶著孩子,買個菜討價還加,看著肥皂劇的生活。
 
  或許一天,你才明白,我們大多數人很少可以成為英雄,而成為普通人卻簡單得多,直到一天我們才意識到,如果年輕不去堅持夢想,不去奮斗,或許平庸的生活會離我們越來越近。
 
  作者:蘇子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