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講啦劉勁演講稿:用一輩子做好一件事

  做個自我介紹吧,我是演員劉勁,今天來到我們《開講啦》的課堂。我想請大家先跟我一起看一個動畫片,我想我們很多人在生活中排隊都遇到過這種情景,我們很多人還扮演著其中那個小熊的角色。我們站在路的這一頭,看見一個路口,就想那個路的盡頭,肯定有非常美麗的風景。于是我就走下去了,走走走,這邊又出現一個岔路口。于是乎,我們又往那兒走,就這樣反反復復地猶豫彷徨。有很多人問我,劉勁,你怎么做到的?作為一個專業的職業演員,那么好的年華,周而復始,反反復復地做一件事,演一個人物?這可能跟我成長的環境有關系。我出生的地方很遠也很高,雪山草地,沼澤地,天空飛翔著盤旋的雄鷹,這就是我們現在叫的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馬爾康。因為我父母支邊到了那里,所以我和我姐姐還有我都出生在那兒。我安安靜靜地度過了我的少年時代,進入青年時代,有一次我跟我家里人,去看了一部片子是趙丹老師演的《李時珍》。看完以后把我震驚了。一個演員,在一個半小時里面從他的青年時代一直演到中年時代,再演到老年時代太神奇了,我說這個演員太了不起了,特別特別地羨慕趙丹老師。所以說我第一次剛開始作為一個小孩,跟電光聲影的這個初次的美妙的見面,一個奇異的世界為我打開了。為什么這么說,因為我下定了決心我以后長大了要做演員。

  我們那地方是在藏族地區說的是四川話,而且是帶方言的藏族四川話,我也不會說普通話,怎么辦。我們家有紅燈牌的收音機,木殼的,打開,小喇叭開始廣播啦,就是叮叮當叮叮當,那個小喇叭開始廣播了,就聽小喇叭。因為它里邊有一些教你發音,就是那個拼音“b”、“ p”、“ m”、“ f”就是那個,很標準的那個發音,教那個小朋友,我就記下來。那個時候家里邊都住得那么擠,一念,隔壁聽見了。不好意思啊,丟人感覺,就跑到山上去。后來想了一個辦法,有一棵樹,枝葉茂密,噌噌噌我就爬上去了,爬上去就在樹上,噼里噼里噼,啪啦啪啦啪,就練,八百標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邊跑,就念。每天就到那個樹上,終于找到一個好地方,所以我就是這樣,去練自己的普通話。

  我那么癡迷地要當演員,那么癡迷地要說普通話,肯定會影響學習啊。緊接著,高考到了,落榜了。父母很生氣,家里開了一個會,我就憋憋憋,把自己想做演員的這個夢想說出來了。父母一聽,半天沒吭聲,倆對視,說他居然會,怎么會有這種想法我們怎么一點都不知道呢。我說這是真的,其實我已經練了很長時間了,后來說那怎么辦,我姐就帶著我,到處去看劇院里的海報,有沒有話劇,有沒有演出,我要學呀,我要拜師啊。因為我姐姐,特別支持我的這個夢想,做演員的這個想法,她一看我那樣子,她說弟弟,你一定能夠做一個演員,她說你很帥呀。她老鼓勵我,第一年我報考了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結果沒想到去了以后,抱了很大的希望結果落榜了。但是我說我一定會有希望的,再考。 就給父母做工作,(父母)后來又妥協了,說再考一年,那么第二年真的是我人生里邊最壓抑,最難最痛苦的一年,也不交朋友,就把自己封閉起來了。白天在宿舍里面,就是很多跑車的師傅,就每天晚上去敲門說,哪個師傅,明天是夜班,要出車了,我就睡他的床。我的床是不帶固定的,它一共三層樓,我是從一層睡到了三層,每個房間基本都睡過,因為師傅不斷地跑車,不斷地換床。有的時候,突然別的師傅回來了,晚上了,我都睡著了,他說:“哎哎起來,我回來了。”我一看別人回來了,就跑到火車站的椅子上睡一宿,也不跟姐姐說。每天吃飯就吃一頓飯,早上姐上班了,那么到晚上回來,她從他們食堂帶了盒飯回來,跟我拿一點,吃一頓。我靠什么呢,就寫日記,我每天的交流,我的心靈對話,就是靠寫日記,坐在窗前看著那棵樹,綠了,發黃了,掉葉子了,我就跟它對話啊,就在日記里邊寫。

  我的日記的第一篇寫的是什么,就是一個座右銘,“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么堅持,第二年一開始考試,中央戲劇學院。這一次有點經驗了,但是又落榜了,這對我來說是五雷壓頂,那種打擊是非常非常大的。后來我跟我姐姐哭了,我說姐,我說不行,已經兩年了,怎么還考不上呢,這個門不是朝我們開的。我記得我姐姐當時很難過,她說,弟弟,為了你考上藝術院校,她說我戀愛都沒談啊,陪著你,就是對你寄予很大的希望,你現在怎么才第二次,你怎么就泄氣了呢?沒關系,只要你不泄氣,你不放棄,姐姐就陪著你。她給我寫了一封很厚的信,放在我的床頭,早上我起來一看上面還有淚漬,她是流著眼淚寫的。所以晚上等姐姐回來以后,我跟姐姐說,我想通了,我現在放棄是不對的,放棄既對不起姐姐也對不起我自己。而這個時候我父母尤其安靜,也沒有消息,也沒有來,但是就是這樣,給我很大的一種動力,不放棄,往前沖。

  所以第三年,我做了很多很多的功課,吸取前兩次考試的教訓,功課做得很足,經過激勵的考試,終于對面伸過來一個非常燦爛的彩虹。我考上了解放軍藝術學院,我離開成都的時候,到北京報到,我專門到了一個成都的著名的景點,叫駟馬橋。傳說當年司馬相如考狀元,屢考不中,最后一次了,要去考試,完了路過村口的這座小橋,就指著這個橋說,我司馬不駒馳車駟馬,不過汝下。就是我司馬相如,如果不駒駟馬之上,駟馬就是做官啊,駕著大駟馬回來了,我就不過此橋,得給自己下一個破釜沉舟的決心。所以說,我就到了駟馬橋,從這一頭走到這一頭,這一頭走到這一頭,暗暗地給自己也下了一個誓言:我如果不做一個好演員,我絕不回四川。

  我的職業的演員生涯給我分配的第一個角色,有參謀甲、參謀乙、參謀丙。給你安排了一個參謀甲一演,很認真,給自己設計了很多,戴著眼鏡,挎著筆,夾著公文包 ,很精神。臺上設計了很多細節??報告,主席,電報;報告主席,第一封電報;第二封電報;報告主席,電報退回來了。就這臺詞啊,后來有一次得到一個老演員的批評,說劉勁,你怎么回事啊,你設計那么多細節干什么,你把那個主要演員的戲都搶了。我很受打擊,一個學生剛畢業躊躇滿志要開始我的職業生涯,要塑造人物,怎么老演員這么跟我說話呀,他不讓我去塑造,那意思就是你老老實實,把你的參謀你的詞兒說完就完了嘛。所以我把眼鏡也摘了,筆也卸了,那就演唄,報告第一封電報,報告第二封電報,報告電報退回來了。

  就這樣演了好幾年,我畢業分配到團里邊這幾年,可以說是沒有成就感。我說的這個成就,不是說那種要大紅大紫,而是我沒有遇到一個我覺得對的角色,我一直在找這個對的人,對的角色。我不知道他是個什么樣的角色,什么特征,但我知道,我只有好好地演戲,珍惜每一次機會,把每一部戲演好,把每一個角色演好,也許這個角色,這個對的他就在拐彎處。但是沒有想到 ,1995年我參加了香港電影,就張婉婷導演拍攝的電影《宋家三姐妹》在里邊演張學良,這完全就是一個打醬油的角色,我沒有抱太多的希望,卻遇到一個貴人,就我們國家著名的化妝造型大師王希鐘老師。我記得特清楚 。我坐在那兒聊天,突然王希鐘老師就端了一杯茶,就喝著茶打量著我。我說怎么回事,他說小伙子你不僅能演張學良,你還能演一個人。我說誰呀,他慢條斯理地(說)“周恩來”。周恩來?我說怎么可能,老爺子跟我開玩笑吧。

  過了幾個月的時間吧,我真的就接到了一個,電視劇組的電話,叫《遵義會議》,就說王希鐘老師推薦我,演長征時期的周恩來。我一聽王老師說的是真的,但是一旦要我演了,我開始猶豫了。我愛人一句話提醒我了,她說機會也許就這一次,你不要放棄往前走吧,像你以前一樣,往前走,相信自己的感覺。所以我買了機票就到了貴州,我往那兒一坐,把他勾的眉毛拿出來給我一粘,把我的頭發給我梳了梳,吹了吹,完了以后把那胡子一戴。哎呦,我自己嚇一跳,把衣服再一穿,這紅軍衣服(www.cqklp.com)一穿,我突然還有感覺了,就總理的那種步態,也沒人跟我說怎么演,他那個語調,狀態全有了。后來導演攝影師在那個監視器里一看,說“就他了”!我當時心里邊那個美啊,如果我不堅持,我就不是現在的劉勁了。所以說我特別地幸運,剛才在開始的時候,我給大家分享了一個動畫片——小熊。

  其實無論事業也罷愛情也罷,我們為什么煩惱糾結,那是因為我們心中沒有一棵大樹,如果人心中沒有大樹,就會雜草叢生。所以說,我心中的大樹是周恩來總理,你們心中的大樹,可以是一個夢想,一個榜樣,一個信念,用一輩子做好一件事,你心中的那棵大樹,一定會開出最美麗的花。

  

  • 開講啦王潮歌演講稿:我是我的我
  • 開講啦林志炫演講稿:給理想一點時間
  • 開講啦吳曉波演講稿:最美的是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