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活得那么累,你并沒有那么多觀眾
 
  01.
 
  晚上和老朋友敘舊,談到我們初中時候班級的趣事。
 
  我問她:你還記得不記得有一次數學課,我褲子穿反了卻不自知,老師喊我上黑板做題,很多同學都在下面指指點點地笑,連同數學老師發現后也沒控制住笑起來了。
 
  她好一會才回我:有嗎?不記得了哎,我只知道數學老師就喜歡喊你上黑板做題,哈哈。
 
  明明下課后她跑到我的位置上嘲笑了我好一會,怎么會忘記呢,于是我又找班里另一個同學問他記不記得這件事,他說也不知道。
 
  這件事我記得清清楚楚,偶爾還會想起當初的窘迫,曾經有一段時間自己很是在意,卻不曾想到根本沒人記得。
 
  朋友說,很多時候我們很在意自身,一點點的不好都會在自己心里留下很大的疙瘩,甚至影響到正常的生活,總以為別人會怎樣想我們,其實別人根本沒有當做一回事。
 
  頓時覺得她說的很對,我們不用活得那么累,自己并沒有那么多觀眾,除了暗戀你的人,并沒有誰總是關注你。
 
  02.
 
  羅素說,幸福的獲得,在極大程度上卻是由于消除了對自我的過分關注。
無需活得那么累,你并沒有那么多觀眾
  過度關注自我容易陷入空虛,任何需求的滿足都會帶來新的需求。
 
  有個朋友非常喜歡發朋友圈,吃個飯看個劇逛個街都要發條動態昭告天下,我們從來不用和她聊天就知道她每天做了哪幾件事,偶爾無聊時看看她的動態也很是有趣。
 
  后來她突然不發了,一個星期沒見到她的動態我很是疑惑,便私聊她問了一句,原來是被別人的評論所傷。
 
  朋友圈里有個人在下面給她評論,意思是她發的太頻繁了,看著有點煩,她立馬陷入難過之中:我從來沒有想到這一點,原來所有人都已經討厭我了,很多人沒說出來,也一定是這樣認為的。
 
  我安慰她:大家都很忙的,哪里有時間去討厭你啊,你分享生活是自己的權利,別人愛看不看,你不要想那么多,你不發,我都覺得不習慣了呢?
 
  有一個詞叫聚光燈效應,意思是指,有時我們總不經意地把自己的問題放到無限大,當我們出丑時總以為人家會注意到,其實人家或許當時會注意到,但事后馬上就忘了。
 
  沒有人會像你自己那樣關注自己,“聚光燈效應”只存在你的頭腦中,而非真實情況的反映。
 
  上學時,考試成績是外人評價我們的標準,考好了四處溜達不怕別人詢問,考的差了,待在房間里不出來,害怕別人詢問。
 
  其實很多人的詢問只是隨口一提,并沒那么在意,成年人的生活里,糟心的事情太多,你的考試成績根本引起不了他的注意力。
 
  03.
 
  過度關注自己,是一種不自信的表現,他時時想給別人留下好印象,因為別人的好評而開心,又因為別人不好的言論心情立馬跌入谷底。
 
  穿一件衣服明明很好看,只是最下面線開了,外出時時注意別人的眼光,生怕別人看見,其實根本沒人看,即使破了一個大洞,這個社會都會很平和地接受。
 
  雖然自己不喜歡夸張的裝扮,卻對那些造型大膽的人懷有深深的敬意:他們勇敢做自己,不在乎別人眼光,只取悅自己。
 
  《奇葩說》中我最喜歡姜思達,不僅僅是因為他的才華和長相,還有他獨特的個性,每一期他的造型都很吸引眼球,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有人覺得夸張,他依然堅持自己的風格。
 
  他去《吐槽大會》的一期穿的露背裝,被在場的人狠狠吐槽了一把,他一笑而過,并沒有當做一回事。
 
  04.
 
  現如今網絡時代,是一個人人發聲的時代,你只要出來發聲,有人喜歡你,自然有人討厭你,各種評價并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
 
  白巖松說,我用嘴活著,也自然活在別人的嘴里。今天為你點贊,明天為你點殺,落差大到可以發電,你無處可躲。
 
  既然無處可躲,就放任自流,盡量不去看那些讓自己心煩的言論,況且我們只是普通人,既沒有聚光燈也沒有粉絲。
 
  05.
 
  過多關注他人對我們的看法,使我們把自己短暫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破壞殆盡。
 
  幾乎所有人都在花費時間努力成為一個別的什么人,比如一個標準的人,一個其他所有人都認同的人。
 
  他們保持健康臉色和優雅的談吐,出門的時候穿上別人喜歡的衣服,掛上別人喜歡的微笑,戰戰兢兢地保持警惕,不肯泄漏自己,以免顯得像個神經病。
 
  這樣的標準人,其實只是為別人而活,殊不知得到認同后,丟了自己的同時,也被別人遺忘到了角落。
 
  很多煩惱其實并不存在,你越想它它就越存在、對自己影響越大。
 
  有人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讓觀眾在接下來的一分鐘內千萬不要想猴子,一分鐘后,讓剛才沒有想猴子的人舉手,發現只有個把人舉手,幾乎所有人都想了猴子。
 
  明明說好了不要去想,但還是忍不住想了,你的抗拒和排斥的念頭,就是你所關注的牽絆。
 
  大多數人都有個通病,因自我關注而生,一切從我出發,以自我為中心。
 
  減少過度關注自己,就需要走出去見更大的世界,你看見了更精彩的事物,那些小小的煩惱就會拋之腦后,就像那句話所說:你要走出去看一看,否則你會以為身邊的一切就是整個世界。
 
  蘇格拉底說: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當你在一個枯井里的時候,你只能聽見自己的回音,你也只會去關注自己的回音,而當你站在高山之巔的時候,你發覺自己只是一粒塵埃,你根本想不起來關注自身。
 
  當你神經地忘記自身時,你會發覺自己整個人都精神了。
 
  作者:洋氣雜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