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能把生活過成詩,就把日子過成段子
 
  那天上午臺風過境,一片風雨飄搖。而到了下午,我們閨蜜5人已經坐在了葉子家的客廳里,吃著蛋糕,喝著茶,天南海北的聊著天了。
 
  葉子家布置得十分溫馨,她學過色彩搭配,整個居室的陳設都帶著她強烈的個人風格,柔和而雅致。再看看她親手做的蛋糕,配著精美的茶具,幾乎讓人不忍動手,似乎拿走哪塊都會使這美好的畫面殘缺。
 
  我由衷地羨慕,“葉子,你真是把日子過成了詩啊,你這樣的生活,我是學也學不來了!”
 
  話音剛落,快言快語的語嫣在一旁接口說:“你羨慕她做啥?她把日子過成了詩,你不也把日子過成了段子嗎?”
 
  回家后我翻了翻qq日志,便一個人邊看邊笑出聲來,我家確實是段子手集中營。
 
  01
 
  昨天,日本客戶過來審廠,陪著客戶吃完飯,獨自開車從關外趕回。
 
  到家已是晚上10點20。兒子已經睡覺,家里一片安靜。我到房間大喊一聲;“我回來了。”
如果不能把生活過成詩,就把日子過成段子
如果不能把生活過成詩,就把日子過成段子
  老頭埋頭看書,聞言頭都未抬,只“唔”了聲。
 
  我便抱怨:“對辛苦工作這么晚回家的老婆,你就沒啥話說?”
 
  “那重來一遍。”
 
  我抿嘴笑了,還挺上道嘛。又大喊一聲:“我回來啦!”
 
  老頭抬頭,微微一笑,手朝我一伸,“給點零花錢!”
 
  02
 
  周末。我宣布減肥,過午不食。
 
  老頭問我,“真不吃?”
 
  “不吃。我們十一要聚會,那么多老相好要見,我必須瘦成閃電。”我甚是堅決。
 
  于是,一個下午,只看到老頭在廚房進進出出,然后各種香氣飄出。
 
  一會兒是烤魚,一會兒是咖喱烏冬,一會兒是關東煮,我就算躲到臥室,那香氣也是絲絲縷縷的纏著我。
 
  我跑出去大聲問:“你怎么煮個沒完?”老頭神定氣閑,“我吃什么都不胖,怕什么!”我咬牙。
 
  過一會,老頭在廚房喊,“誰把我的煮雞蛋戳這么多洞。”
 
  我坐沙發上偷偷笑,正在看電視的兒子扭頭鄙視地給我一個白眼,“幼稚!
 
  03
 
  明天兒子生日。
 
  晚上看到老頭在搬他的球桿,我怒:”明天你兒子生日,你還出去打球,你算哪門子老爸?“
 
  老公不慌不忙,”他不是下午兩點生的么?我下午一點就回來了。“
 
  一分鐘后,兒子問滿屋亂竄的我,”媽媽,你在找什么?“
 
  ”找叉子,把不要臉的你老爸叉出去。“
 
  04
 
  冰箱還剩下最后一個冰激凌。
 
  我幫兒子合上冰箱門,“今天你已經吃了3個,絕對不可以再吃!”
 
  兒子悻悻滴轉身,我想了下,“還是我吃了吧!要不呆會你肯定偷吃掉。”
 
  兒子回頭張大嘴巴狀,我優雅地微笑。
 
  兒子小眼睛一轉,“老媽你去稱下體重!”
 
  05
 
  偷偷檢查兒子ipad,想看看他跟同學聊啥。
 
  結果發現他們在聊理想。
 
  兒子朋友:“感覺以后我不賺個10億身家,那就白活了。”
 
  兒子回:“不錯啊,你讓你兒子當上富二代了啊。”
 
  兒子朋友過了一會回復:“我決定不生兒子了。”
 
  “為啥?”
 
  回:“不能便宜那小子!”
 
  06
 
  暑假回老家小住,人又胖了一圈。
 
  于是,又宣布減肥。
 
  沒吃晚餐,熬到8點,突然非常非常想吃點啥,忍了幾個回合,心想,還是明天再開始減好了。
 
  趕緊摸去冰箱拿個冰激凌,在書房邊吃邊看小說,正美滋滋呢!老頭一聲不吭站到我旁邊,我扭過身子,假裝沒看見。
 
  那貨居然一聲不吭搬出個體重計,站上去又下來,下來又上去,還吭氣了:“哎,你說說,我怎么一到夏天就瘦呢!多想長點肉!”
 
  我說,我說!這瘦是是啥偏旁a,是病,得治!
 
  可憐剩下半個冰激凌去垃圾桶了。
 
  轉眼間看到書桌上還有本書—《胸懷是委屈撐大的》。
 
  我沖老頭喊,“好好讀讀書,不讀書,你還以為是胸懷是冰激凌撐大的。”
 
  還有很多很多條,包括兒子小時候的童言稚語,我和先生的打鬧嬉笑,一一看來,心里愈發歡喜。這般美好的生活,何須羨慕別人精致的風景?
 
  你不必羨慕我,我亦然無需仰望你。我們在廣闊的天地里活出了自己的樣子,就已足夠償還曾共過的青春時光里所有的念想。
 
  如此,也好。
 
  作者:米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