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簡介
 
  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浙江海寧硤石人,現代詩人、散文家。原名章垿,字槱森,留學英國時改名志摩。曾經用過的筆名:南湖、詩哲、海谷、谷、大兵、云中鶴、仙鶴、刪我、心手、黃狗、諤諤等。徐志摩是新月派代表詩人,新月詩社成員 。
 
  1915年畢業于杭州一中,先后就讀于上海滬江大學、天津北洋大學和北京大學。 1918年赴美國克拉克大學學習銀行學。十個月即告畢業,獲學士學位,得一等榮譽獎。同年,轉入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院,進經濟系。1921年赴英國留學,入劍橋大學當特別生,研究政治經濟學。在劍橋兩年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歐美浪漫主義和唯美派詩人的影響。奠定其浪漫主義詩風。1923年成立新月社。1924年任北京大學教授。1926年任光華大學(西南財經大學前身)、大夏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前身)和南京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為南京大學)教授。1930年辭去了上海和南京的職務,應胡適之邀,再度任北京大學教授,兼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教授。1931年11月19日因飛機失事罹難。代表作品有《再別康橋》,《翡冷翠的一夜》。

  徐志摩與陸小曼
 
  1922年,徐志摩留學后回到北京,常與朋友王賡相聚。王賡的妻子陸小曼,對徐志摩影響甚大。徐志摩和陸小曼在北京交際場相識相愛。徐志摩在與陸小曼熱戀之時,寫下了《愛眉小札》,濃烈熾熱的文字,吐露著愛人的纏綿深情。在剛結婚的前段日子里,雖然徐父徐母對陸小曼依然心有不滿,但是兩人也過得浪漫、愜意。只是到了后期,由于陸小曼的病,由于徐申如的拒絕接納,由于鴉片的侵蝕等諸多原因,陸小曼變得越發嬌慵、懶惰、貪玩,早沒了當初戀愛時的激情,似乎不再是一個有靈性的女人。徐志摩為了使妻子心喜,就一味遷就她。雖然在口頭上常常婉轉地告誡陸小曼,但效果不大。后來,徐志摩的父親徐申如出于對陸小曼極度不滿,在經濟上與他們夫婦一刀兩斷。徐志摩要從父親處拿錢是不現實的,因此,他不得不同時在光華大學、東吳大學、大夏大學三所學校講課,課余還趕寫詩文,以賺取稿費。1930年秋,即陸小曼29歲那年,徐志摩索性辭去了上海和南京的職務,應胡適之邀,任北京大學教授,兼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教授,以掙家用,僅1931年的上半年,徐志摩就在上海、北京兩地來回奔波了8次。當時,人均的年薪為五塊大洋,而徐志摩一年即可掙到幾百大洋,但是即便如此,仍然滿足不了家庭的花銷。陸小曼之所以會養成這樣大手大腳的毛病,是因為她出身名門,又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因而養成小姐脾氣。
徐志摩,徐志摩簡介,徐志摩經典名言,徐志摩與陸小曼
徐志摩,徐志摩簡介,徐志摩經典名言,徐志摩與陸小曼
  徐志摩死后,陸小曼不再出去交際。她默默忍受著外界對她的批評和指責。正如她在致志摩挽聯中說;“多少前塵成噩夢,五載哀歡,匆匆永訣,天道復奚論,欲死未能因母老;萬千別恨向誰言,一身愁病,渺渺離魂,人間應不久,遺文編就答君心。”她懷念志摩,致力于整理出版徐志摩的遺作,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其中的苦辣酸甜一言難盡。徐志摩與陸小曼的婚姻是沖破封建束縛的自由結合,其間雖也曾彼此傷害,但也深深相愛。
 
  梁啟超的“證婚詞”雖然有名,也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對徐志摩這個學生的關心和愛護。但很明顯,梁啟超是帶有私心的,對徐、陸也不公平。梁啟超在婚禮上大罵新人,至少對這對新人是不吉利的,趙清閣就在文章中表達了強烈的不滿:為了爭取有力的支持,他們請了維新派名流梁啟超老夫子作他們的證婚人。原想借助著塊盾牌抗衡一下封建勢力,不期梁啟超夫子也是一個以封建反封建的權威人物,他假惺惺同情徐志摩陸小曼的結縭,而又在大喜之日當眾批評了他們的反封建行經,使得兩位新人一時啼笑皆非,只好委屈地承受了批評。
 
  徐志摩經典名言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云彩。
 
  我之甘冒世之不韙,竭全力以爭取,非特求免兇殘之痛苦,實求良善之安頓,求人格之確立,求靈魂之救度耳。我將于茫茫人海中,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你早已成我靈魂的一部,我的影子里有你的影子,我的聲音里有你的聲音,我的心里有你的心;魚不能沒有水,人不能沒有氧氣;我不能沒有你的愛。
 
  愛的出發點不一定是身體,但愛到了身體就到了頂點。
 
  生命薄弱的時候,一封信都不易產出,愈是知心的朋友,信愈不易寫。
 
  你看我活著不能沒有你,不單是身體,我要你的性靈,我要你身體完全的愛我,我也要你的性靈完全化入我的,我要的是你絕對的全部——因為我獻給你的也是絕對的全部,那才當得……
 
  我不敢說,我有辦法救你,救你就是救我自己,力量是在愛里;再不容遲疑,愛,動手吧!
 
  愛的出發點不一定是身體,但愛到了身體就到了頂點。
 
  即使命運叫您在得到最后勝利之前碰著了不可躲避的死,我的愛!那時您就死。因為死就是成功,就是勝利。一切有我在,一切有愛在。
 
  此去清風白日,自由道風景好。
 
  我沒有別的方法,我就有愛;沒有別的天才,就是愛;沒有別的能力,只是愛;沒有別的動力,只是愛。
 
  友情是愉快,是愛,是再不畏慮,是不再受孤寂的侵凌。
 
  我的世界太過安靜, 靜得可以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 如此這般的輪回。
 
  我不僅要愛的肉眼認識我的肉身,我要你的靈眼認識我的靈魂。
 
  眉,我恨不得立刻與你死去,因為只有死可以給我們想望的清靜,相互永遠的占有。眉,我來獻全盤的愛給你,我的身體,我的靈魂,完全是你的,一團火熱的真情,整個兒給你,我……
 
  你看我活著不能沒有你,不單是身體,我要你的性靈,我要你身體完全的愛我,我也要你的性靈完全化入我的,我要的是你絕對的全部——因為我獻給你的也是絕對的全部,那才當得……
 
  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遇到你。
 
  如果看過月圓的美,你會有足夠的耐心等候二十九個日子,只為等那一個月圓夜。即使到那天,不幸有云遮住她, 閉上眼睛你還是能想見她在云背后的光華!
 
  走著走著,就散了,回憶都淡了;看著看著,就累了,星光也暗了;聽著聽著,就醒了,開始埋怨了;回頭發現,你不見了,突然我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