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守時的人
 
  守時是一個好習慣,讓自己能知道自己在什么時候干什么,知道自己是為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存在著;同時,守時也是對他人的一種禮貌,因為我們守時是對他人的時間的一種尊重,我們尊重他人的時間就等于尊重他們的生命
 
  1799年,德國哲學家康德計劃到一個名叫珀分的小鎮,去拜訪老明友彼特斯。康德動身前曾寫信給彼特斯,說自己將于3月2日上午11點鐘之前到達。康德3月1日就趕到了珀芬小鎮,第二天早上租了一輛馬車前往彼特斯的家。老朋友的家住在離小鎮12英里遠的一個農場里,小鎮和農場中間隔了一條河。當馬車來到河邊時,細心的車夫說:“先生,實在對不起,不能再往前走了,因為橋壞了,很危險。’’
 
  康德下了馬車,看了看橋,中間的確已經斷裂了。那條河雖然不寬,但水很深,而且結了冰。
 
  ¨附近還有別的橋嗎?”康德焦急地問。
 
  車夫回答說:“有,先生。在上游10英里遠的地方還有一座橋。"
 
  康德看了一眼懷表,已經10點鐘了。
 
  “如果趕往那座橋,我們以平常速度什么時候可以到達農場?”
 
  “我想大概得2點半。"
 
  康德又問:“如果我們經過前面那座橋,以最快的速度什么時間能到達?”
 
  車夫回答說:“最快也得用40分鐘。"
 
  康德跑到河邊的一座很破舊的農舍里,客氣地向主人打聽道:“請問你的這間房子要多少錢才肯出售?”
 
  農婦大吃一驚:“您想買如此簡陋的破房子,這究竟是為什么?”
 
  “不要問為什么,您愿意還是不愿意?”
 
  “那就給200法郎吧!”
 
  康德付了錢,說:“如果您能馬上從破房上拆下幾根長木頭,20分鐘內把橋修好,我將把房子還給您。”
 
  農婦把兩個兒子叫來,讓他們按時修好了橋。
 
  馬車平安地過了橋,飛奔在鄉間的小路上,一點50分康德趕到了老朋友的家。
 
  在門口迎候的彼特斯高興地說:“親愛的朋友,您可真守時啊!”
 
  康德在與老朋友相會的日子里,根本沒有對其提起為了守時而買房子拆木頭過河的經過。
 
  后來,彼特斯在無意間聽到這個故事,便很有感慨地給康德寫了一封信。信中說道:"您太客氣了,還是一如既往地守時。其實,老朋友之間的約會,晚一些時間是可以原諒的,何況你還遇到了意外。”
 
  守時是對自己的約束,也是對自己和他人負責。做一個守時的人,一個一絲不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