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從頭到尾說的都是人性
 
  朋友們紛紛抱怨這陣子都被《我的前半生》刷屏了,原諒我還在寫《我的前半生》。當然,你可以選擇不看,我卻不能不寫。但是,我保證,這是最后一篇觀后感,同時與前面幾篇比起來,也算相對比較值得一看,如果你連前面三篇都看了,就不要在乎那一點兒機會成本了(此處有高冷暗笑)。當然,看不看的決定權仍然在于你自己,看完本文的投資是3分鐘的時間成本,收獲是看待問題的視角將更加全面,或許還可以讓你改掉動不動就給人貼標簽的壞毛病(此處虛心接受鄙視和唾棄)。
 
  《我的前半生》結束了,回過頭來才發現這部劇其實并不是在講婚姻、家庭與小三,也不是在講職場生存法則,更不是講中年女人的出路——這些東西看似日常,似乎人人都能說上一番見解,但其實也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比如在適齡當婚的問題上,有人覺得必要,有人覺得隨緣,有人甚至抗拒。
 
  在面對第三者插足的問題上,有人主張積極主動,防患于未然;有人卻將之當作對另一半的考驗,只愿做甩手掌柜;還有人謝天謝地,迫不及待拱手相讓。
 
  而職場法則,其實也沒有絕對的定律,勤勤懇懇的老黃牛未必總是默默無聞,人氣強勢的骨干精英未必一路平步青云;有時候把甲方當上帝捧著的確有效,有時候卻需要適當對其強硬。
 
  至于中年女人的出路(確切說是全職太太的出路)——好比陪同女伴去買鞋,你可以指著任何一雙鞋對她說適合她,但是,最終也最公正的判斷權掌握在她自己的腳上。但事實上腳卻不一定能夠行使最終決定權,因為決定有時候來自于潮流和美觀,有時候來自于店員的誘導,而有時候則來自于悅己者的審美和目光。所以,不爭的事實便是:女人們所買回去的鞋子,往往不一定是最合適她的。
《我的前半生》從頭到尾說的都是人性
《我的前半生》從頭到尾說的都是人性
  其實,全職太太或中年女人的出路說白了,無非是在愛情、婚姻、家庭和工作、事業、自我價值上取得一個平衡,相對于生命的真諦與人生的困局來說,本質上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命題,談論起來也相對輕松,我想這也是《我的前半生》受到普遍關注的原因之一吧!
 
  但是,回過頭來看《我的前半生》,無論是婚姻與家庭,還是職場拼搏與個人逆襲,真的沒能讓我看出什么實際的所以然,比較完整和客觀展現的、也比較能反映編劇誠意的反倒是人性,下面將對劇中主要人物一一分析。
 
  子 君
 
  子君遭遇被離婚時,有些觀眾說活該,這個女人太作了,誰攤上了都受不了。當時的子君的確有夠令人討厭,家務都由保姆做,所謂的全職太太不過就是打扮得花枝招展,不停地買買買,保持高消費,自己卻不求上進、好吃懶做,還一天到晚防小三。這樣的羅子君,除了懶、作、虛榮、愛花錢之外,真的一無是處了嗎?幾個細節讓我注意到這個女人并不該被一竿子打入地獄。
 
  一、家里的保姆亞琴對子君直呼其名。就年薪百來萬的中產家庭來說,雖然保姆稱女主人為“夫人”有點過了,但“太太”還是可以叫的,直呼其名的很少(請注意,亞琴對陳俊生都稱“先生”)。保姆對女主人直呼其名,一來說明女主人平易近人,保姆的地位和主人一樣平等,二來說明女主人并不是一個真正浮夸和圖慕虛榮的人。
 
  放在現實中,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刷八萬塊的鞋子不眨眼的女人,有幾個會接受保姆直接喊她的名字?
 
  二、子君的媽媽隔三差五來造訪,回去時基本上都要從子君這里搜刮一兩件寶貝,妹妹子群也是動不動就開口借錢(要錢),子君并沒有真正厭煩她們或者對她們避之不及,說明子君為人善良大方、并不斤斤計較。有人可能會說這是因為她送出去的都是陳俊生賺的,與她自己無關,當然不心疼——真的嗎?現實中有多少女人會拿老公掙的錢一次又一次慷慨接濟娘家不心疼?
 
  三、在爭取孩子的撫養權問題上,開始時,律師讓子君作偽證,其實就是證明陳俊生的種種不是和不顧家,但是子君拒絕了,她不能接受用不實和卑鄙的手段去達到目的,也不能接受刻意丑化陳俊生。說明子君的本質不僅是善良的,而且內心富有正義、有自己的道德準則。放在現實中,一個剛剛遭遇叛變,被丈夫拋棄,一無所有還面臨著被奪走孩子的女人,有幾個還會義正辭嚴地堅持自己的道德底線?
 
  綜上所述,縱然之前的子君再怎么作、怎么不懂事,但是她的本質并不差,尤其在道德品行上,比一般人可能還高出幾個水準——就說后來在處理與賀涵的感情問題上,請問現實中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如此坦誠而決絕?如果不是為了唐晶,不是為了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線,面對一個如此相互喜歡的人,可以狠心拒之于門外并選擇遠遠離開?
 
  賀涵愛上子君不是沒有理由的。職場中的爾虞我詐與精明人的標簽也許早已令他倦怠(不管是暫時還是徹底,離開職場走向漁人碼頭便是最好的例證),唐晶和他又是完全的一類人,倒是子君,雖然經歷變故,內心仍然柔軟,追求進步卻并不會不擇手段,關鍵時候還是情義為重。分手時,唐晶問賀涵:為什么會是子君?賀涵的答案是:因為她讓我感到輕松。
 
   唐 晶
 
  唐晶是整部劇里唯一堪稱完美的人物,工作上兢兢業業、全力以赴;對待朋友無微不至、絲毫不存私心;而對待愛情,十年如初,純粹而專一。
 
  工作上的優秀品質不必說了,就說對待朋友吧!觀眾評價說現實中的唐晶是不可能和羅子君成為好朋友的,一個如此上進的職場女強人怎么可能會看重羅子君那樣渾渾噩噩的家庭婦女呢?唐晶在劇中不止一次地強調上大學時受過很多子君的恩惠,說明她是一個非常感恩的人。所以,你做不到的未必別人做不到。
 
  唐晶的感恩之心從子君媽媽去世她來探望也可以看出來,要知道,子君媽媽之前還特地跑去找她放棄賀涵成全子君的。子君感謝唐晶來探望媽媽,唐晶的回答是上大學時沒少在子君家里吃飯,早已把子君媽媽當成一個親人了。這里不僅可以看出唐晶的感恩,也可以感知到她的氣量。劇終前唐晶對子君說不會這么快就原諒她——我并不覺得是她不夠大度,這才是真實的唐晶,她太愛賀涵了,況且她還是那么驕傲的一個人。
 
  而提到對于賀涵的感情,有人可能會說唐晶不是還和賀涵搶過卡曼的案子嗎?為此也讓她與賀涵的感情發生了一個轉折點。與賀涵搶單的唐晶看上去的確有點兒不近人情、太在乎個人成敗了,但是看完整部劇回過頭想想,唐晶所有的努力與其說是為了個人的榮遷,不如說是為了向賀涵證明,或者說是為了向賀涵證明而順便贏得個人的榮遷。證明什么?用她自己的話說:我花了十年時間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可惜最后卻發現,那只是“我以為的你喜歡的樣子”。人世間的兒女情長,最凄涼的不過如此,《我的前半生》中最讓人心疼的是唐晶。相信在愛情中受傷的唐晶一定會在事業上有更大的作為,因為她曾向子君引用過亦舒的話:我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那就很多很多的錢。
 
  從這個角度去看唐晶,她所有的偏執和多疑,都可以被原諒。實際上,一個在工作或其他方面上特別優秀的人,多少都是帶有一點偏執狂特質的。
 
  賀 涵
 
  前期的賀涵乍看上去,簡直就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幻想與男神,不僅是一個精明強干和擅長賺錢的高富帥,還特別會生活,保持健身,做得一手好菜,對女朋友也超級貼心,除此之外,還特別善于識人、教人、扶持下屬,大有作為人生導師的潛質。總之,活在前期劇集中的賀涵堪稱完美,簡直沒有他搞不定的事情。
 
  可是,隨著劇情的推演,慢慢地,也看到他工于心計、時常自我糾結和矛盾的一面,當然,也有他不能搞定的事情。
 
  最讓人唏噓的是他擅長于單方面考驗別人,在卡曼的案子上,同時考驗了亞當與唐晶,結果是兄弟情經受住了考驗,十年的戀人卻沒有;對子君同樣也沒少考驗,將陳俊生給她推薦的工作和自己的推薦一起放在子君面前讓她選擇,就是明顯的考驗。這種考驗貌似不經意,其實是非常殘酷而嚴苛的,很多時候被挑戰的是人性的底線。如果你沒有經受住考驗,從此之后他就會與你漸行漸遠,而你可能還被蒙在鼓里。
 
  無法掌控自己與唐晶之間的感情,兜兜轉轉十年,斬不斷,理還亂。可以看出,愛上羅子君之前,賀涵心里是認定了唐晶的,但是就像他自己后來所說的:與唐晶一直在扮演一對金童玉女。為什么要扮演?說明實際上兩人之間存在諸多問題,并不是真的親密無間。唐晶在面對薇薇安的問題上的確顯得多疑,但是也要想一想為什么賀涵無法讓她感到安全。感情上存在問題,要么直面解決,要么果斷分手,要么就順其自然,在一次又一次的分分合合中熬盡甘甜。賀涵選擇的是最后一種,但這并不代表我們就有權去批判他,因為這也是我們大多數人的選擇,編劇只是在告訴我們,賀涵并不是一個完人。
 
  最終向唐晶和子君坦白還是讓他的人格升華了一個層次,就怕這邊和唐晶結婚,繼續扮演金童玉女和好丈夫,那邊則幻想和子君暗地里偷雞摸狗——其實,放棄自己的聲名和事業上的得力伙伴,選擇追尋一個離婚帶孩子的平常女人,現實中也沒幾個男人能做到吧!
 
  陳俊生
 
  陳俊生的優點和缺點還是比較明顯的,婚內出軌、背叛原配,自己單方面拋棄妻子還要來和她爭孩子。子君帶著平兒冒著大雨趕往那個小黑又破的房子,他卻在寬敞明亮的大房子里抱著小三的孩子給他擦頭上的雨水,那一刻,陳俊生的臉上滿臉寫著的都是“狼心狗肺”四個大字。
 
  但是后來編劇借用老金的口為陳俊生洗了一點白,子君翻看平兒小時候的相冊觸景生情而感傷時,老金是這樣說的:我沒見過你前夫,就看他給孩子做的這個相冊,寫的寄語,他應該是一個挺細致的、內心挺柔軟的這么一個人……都是凡人,誰還沒有對的時候與錯的時候呢?我看我前妻,就是這么一個過程。
 
  說實話,老金的這番話,讓我對他肅然起敬。
 
  其實,不用老金說,我們也知道,陳俊生并沒有那么壞。離婚前的他不僅能夠忍受子君花錢大手大腳,養尊處優,對她的家人基本上也是有求必應,即便離婚后還是愿意接濟前小姨子。
 
  在家庭與個人問題上不太好看的陳俊生,工作上還是頗為認真負責的,對賞識自己的上司沒有二心,在挑撥與經濟誘惑面前絲毫不動容,對于公司也是忠心耿耿。可以說,陳俊生其實是一個有責任心和底線的人,尤其在工作上。
 
  陳俊生最大的缺點是軟弱和回避問題。這樣的性格最容易被攻心,在利益誘惑面前他不會叛變,但是讓他感到壓力和愧疚,就不好說了。所以,賀涵說陳俊生根本不是凌玲的對手。結局時,面對子君的質問,陳俊生說他后悔了,想要“回到從前的從前”——這里面既有對當下的逃避,也有對子君的愧疚。
 
  凌 玲
 
  在自己作為第三者上位的過程中的確使用了不少伎倆,心機頗深;在對待俊生的父母和平兒的問題上,盡管小心翼翼地施展著心機,還是讓陳俊生看出了她的自私;故意向唐晶就賀涵對子君的感情煽風點火;被唐晶辭退后,先是找唐晶說情,被拒絕后聯合小董報復唐晶。如此種種,可以得出凌玲的為人:自私,不安分,善于心機,報復心較強——報復心強一般說來是心胸狹窄、不夠大度,同時也是一種不安分,而不安分恰恰就是賀涵所言的“生龍活虎”的一種表現。
 
  但每個人都不是一無是處,工作上的凌玲一絲不茍,不斷追求上進,與離婚前的子君相比,凌玲顯然是吃苦耐勞型的。而且,就像子君媽媽一心想要和崔寶劍在一起一樣,除了尋求經濟上的靠山之外,你不能說就沒有真情,凌玲對陳俊生也一樣。
 
  說到這里想起子君入職辰星第一天,凌玲故意安排部下給她灌酒的情節,感覺這個安排不太合理。凌玲的格局的確有限,但以她的心機和之前所表現出的隱忍,應該不至于如此迫不及待要給子君下馬威,而定是日后的借刀殺人和小火慢燉。
 
  剩下那些次要人物,無一例外,既不是什么絕對的惡人與爛人,也不是絕對的老好人。子君媽媽如此,老金如此,老卓也如此,即便是前期爛到家的白光,也有改頭換面的一天,而更難得的是他對子群的感情還真是專一。
 
  一部《我的前半生》,從頭到尾說的其實都是人性,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完人與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差人和爛人,有的僅是食色男女,如此而已。
 
  有人說此劇三觀不正,有人說主角人設崩塌,面對這樣的問題,估計編劇也很無奈,如果人物個個高尚完美,觀眾們又會怎么說呢?難不成你們想要看的是童話?
 
  但童話里也有壞人吧!再說究竟什么叫三觀正確?你能說出個具體的所以然嗎?
 
  也有人說脫離了現實,但如果真照著現實來演,三觀恐怕會徹底崩塌,因為生活遠比戲劇狗血啊!戲劇展現給我們的,終究還是比現實高尚許多。如果你現實中的朋友、同事、戀人,都是唐晶、賀涵、子君以及俊生這樣的人,實屬幸運;當然,如果你自己就是這樣的人,那么,你還真的算是一個不錯的好人。
 
  文/半島物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