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伏妖篇》電影5000字影評
 
  1.  總而言之
 
  對《西游伏妖篇》,眾人褒貶不一。
 
  看到那些嚷嚷著說不再欠周星馳電影票的言論,我就氣不過。光憑影片前半部分,強烈的周星馳風格和爆裂的視覺特效,就已經值回票價了好嘛。
 
  這部電影承接《西游降魔篇》,是續集之作。徐老怪導演,將“喜劇和西游”這個星爺的內核,套上他的巔峰特效,著實驚艷。
 
  “降魔篇”和“伏妖篇”二者免不得一個比較。“降魔”的故事很簡單,玄奘收服三個妖怪徒弟。一路驅魔,玄奘成長,他和段小姐的愛情也從相識到快要建立,然后徹底破碎。故事完整,脈絡清晰,玄奘和段小姐串起了三段式小故事。沒有突兀和旁支瑣碎。
 
  而“伏妖篇”,大概梳理一下,可知主要的劇情塊有:玄奘做夢;圣僧驅魔團小型表演秀;大鬧蜘蛛精;造訪比丘國;小善離間師徒;決戰九宮真人。
 
  每一塊都可圈可點。下面具體聊聊。
 
  2. 先說唐僧
 
  與我同看電影的家人,表示故事不如《美人魚》和《西游降魔篇》。其實,主要問題還是出自對人物的認同上。
 
  86版電視里的唐僧,與原著小說,嚴重不符。讀過小說的人都知道,唐僧唯唯諾諾、搪塞推責、自私自利,佛法不如孫悟空,修行也遠沒有猴子強,慈悲心見得少,蠻狠不講理倒是很多,而且,唐僧的世俗心很重,面對官場永遠低一個姿態。這才是真實的唐僧。

《西游伏妖篇》電影5000字影評
  而86版電視里的唐僧,一副道德完美、佛法精深的模樣。與原著小說相去甚遠。但是我們至少有兩代人,受“86版西游”荼毒之深,誤以為,吳承恩筆下的師徒便是這般模樣。
 
  承接《西游降魔篇》及原著小說,可推知唐僧的真實人物形象。他無能,自私,懦弱,欺軟怕硬,仗著一嘴緊箍咒就讓孫悟空做東做西,有時為了防止孫悟空做大,故意親近豬八戒,以此來制衡團隊。
 
  只有誰更接近真實及原著呢?
 
  無疑是周星馳。是《西游降魔篇》和《西游伏妖篇》里的唐僧。
 
  “伏妖篇”里的唐僧,能屈能伸,有聲有色,欺軟怕硬,愛鉆小空,動不動就虛張聲勢,會利用孫悟空制衡豬八戒,利用一本“兒歌三百首”和“如來神掌”嚇唬眾人。委實,一個市井俗人,有著凡人的一切本心和利欲。
 
  所以,接受不了唐僧這個形象的,可以去重溫吳承恩了。
 
  3. 孫悟空
 
  妖,畢竟是妖。
 
  一個妖中之王,法可齊天,在定海神針和火眼金睛的加持下,正歡騰地喝酒作樂,為所欲為,被人一巴掌摁在一個洞窟里,逃無可逃。每天吃銅汁,喝鐵水,五百年來,連一根香蕉都沒吃過。
 
  換做是你,你恨不恨,怨不怨,怒不怒?
 
  然后呢,帶著這幾百年的怨恨憤怒出洞了,啪嘰,又被一個如來神掌給拍地上了,還中了“兒歌三百首”的毒。堂堂齊天大圣,別人一唱歌,你就得跳舞,敢問,顏面何存?
 
  妖中之王,淪落到成為別人的打手和徒弟,你怨不怨、恨不恨、怒不怒?
 
  所以,孫悟空逮著機會就和唐僧玩玩“老鼠捉貓”的游戲,未嘗不可。但事實上,孫悟空從未動過殺心,對唐僧。
 
  在白骨精那一段,師徒反目,唐僧急唱兒歌,但孫悟空直接用佛珠封住唐僧的嘴。同樣,孫悟空也完全可以趁唐僧睡著,掰斷他的胳膊,讓他使不出如來神掌。但是他沒有這么做,說明孫悟空根本不想弄死唐僧。
 
  唐僧不是笨和尚,孫悟空的陰狠毒辣及高智商也一直在線,師徒倆一直在合作演戲,一是為了渡小善,一是為了引出最終大 BOSS,九宮真人。
 
  還有一個疑問,孫悟空既然可以封住唐僧的嘴,掰斷他的胳膊,那他完全可以恢復自由身,為什么,還要跟著唐僧去取經呢?
 
  為了贖罪。在“伏妖篇”里,孫悟空可曾殺過一人?(我是說人,不是妖。)沒有。在“伏魔篇”里呢?殺過。誰?段小姐。猴頭上的箍,是電影里被忽視的極其重要的一個道具。
 
  箍,安放著唐僧的情欲。箍,提醒著唐僧的一生所愛,也是唐僧唯一能讓孫悟空心服口服的地方。孫悟空是怕如來神掌,但更怕觸發唐僧如來神掌的箍,也就是唐僧的情欲。
 
  說到底,唐僧只是個凡人,一介凡人,憑什么激發如來神掌戰勝妖王孫悟空呢?一個字,情。
 
  孫悟空沒服過任何人,包括如來。但是服唐僧。不是因為唐僧發揮不穩定的如來神掌,而是唐僧因為情,所爆發的那股巨大的力量。在那種力量面前,普天諸佛、世間群魔都得低頭。
 
  孫悟空不是敗給唐僧,而是敗于一個“情“字。
 
  “降魔“和”伏妖“兩部電影,段小姐的無定飛環,從小孩兒把戲,到降妖利器,再到入肉生根的戒指,再到孫悟空的猴頭箍,一直是情的象征。看似無用,實則天下無敵。
 
  4.  三個妖精三臺戲
 
  從蜘蛛精開始,到朋克紅孩兒,再到白骨精小善,三臺戲,要完成的任務只有一個:離間唐僧孫悟空。
 
  他們以為孫悟空心里有怨,的確,但那不過是一些牢騷和偶爾的把戲。孫悟空只要戴著緊箍咒,就是承認唐僧的情欲和能力,就是甘心臣服唐僧去做一名徒弟和打手的。
 
  而唐僧呢,為什么一開始要在馬戲團眾人面前,羞辱孫悟空,讓一代妖王當中跳舞出丑呢?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唐僧早就識破了馬戲團眾人的真面目,順著眾妖,在演戲罷了。
 
  馬戲班主,個子矮小,動作浮夸,臉譜化的造型,其實就是紅孩兒。而其他人,不過是白骨精所幻化出來的假象。他們一出場,就在完成一個任務:離間師徒。
 
  唐僧作為西游驅魔團的首領,他在馬戲班時,就已經洞察先機。為什么這么說?大家別忘了,《西游降魔篇》里的唐僧,作為驅魔人,除了兒歌三百首外,他還有一項驅魔人的基本技能:識妖。高家莊里,唐僧不會為眼前象所迷惑。同樣,在“伏妖篇“里,他同樣能看透馬戲團、蜘蛛精、比丘國及白骨精家人的真相。
 
  那唐僧為什么要裝傻充愣且有恃無恐地上前去?
 
  第一,假設是你,帶著一個震懾四方的豬妖和魚獸,還有一個妖中之王齊天大圣孫悟空,你會害怕任何一個有妖怪的地方嗎?什么叫妖中之王,就是任何妖怪在他面前,都是炮灰。帶著這三個妖,普天之下,恐怕沒有你不敢去的地方吧。
 
  第二,整部電影不過是唐僧和孫悟空演的一場戲。他們的目的是什么,引出幕后離間師徒的真正黑手,想知道那個“人“的目的。所以,就配合這些妖怪們,該打就打,該鬧就鬧,該分手就分手,九宮真人現出真身后,唐僧師徒的戲也就演完了。
 
  整部電影,只有白骨精小善和九宮真人,西游驅魔團沒認出來。白骨精人家就是靠遮蓋自己妖氣和制造假象為生的,照妖鏡照不出來是題中之意。但白骨精幻化的村莊和家人,都是假的,唐僧和孫悟空看得出來。自然不難推論出小善是某種能遮蔽自己真身的妖精。而九宮真人,她就不是妖,其真身九頭金雕更接近佛。佛祖身邊,怎么會養個妖,她是佛祖的寵物。
 
  九頭金雕厭倦了當寵物的日子,逃到凡間,豢養一群妖怪,如蜘蛛精、紅孩兒和白骨精玩耍。她奉行的是隨心隨性大法,作何解?想干嘛就干嘛唄。面對妖中之王孫悟空和如來佛祖昔日的座下二弟子玄奘,這兩個人物都是數一數二的。如果和他們玩一場游戲,不是更好玩嗎?
 
  九頭金雕控制下的比丘國,像一個兒童樂園,暴露了她童真童趣的心性。說到底,她就是一個法力僅次于如來的小女娃,喜歡養寵物狗,愛玩愛笑愛演戲,喜歡捉弄人。她唯一恐懼的,就是如來和如來神掌。如來在天竺,遠著呢。眼下,她唯一忌憚的只有唐僧的如來神掌。
 
  所以,九頭金雕離間西游驅魔團的目的,就是讓孫悟空干掉唐僧。這世間,再無人會如來神掌,那她九宮真人,不就做到了真正的毫無忌憚嘛。
 
  面對妖中之王孫悟空,一會兒變猴子,一會兒變猩猩,一會兒還能變烈焰石猴,手里還拿著一根看上去像水晶鑲成的棒子,這樣的東西,好玩嗎?當然好玩了。如果把孫悟空放在身邊,當個寵物,比養個紅孩兒什么的有趣多了。所以,九宮真人的目的不再是唐僧的肉,她已是佛身,已經長生不老,對唐僧不感興趣,她的目的從頭到尾只有一個,孫悟空。
 
  5. 唐僧不愛白骨精
 
  唐僧愛過段小姐,而且還深深愛著。他晚上會情不自禁親吻緊箍,會將戴著箍的孫悟空認成段小姐,說明他的一生所愛,有且只有段小姐。
 
  那他喜歡白骨精小善嗎?我的答案是不。唐僧在最后自己也承認他的心里有一個人,再也放不下第二。
 
  回到比丘國,九宮真人摸了一下唐僧的胸口,知悉唐僧心中的執念。而后,有了白骨精小善跳“一生所愛“舞蹈的橋段。這是九宮真人告訴白骨精的。白骨精的出場,只為完成一個任務:在看似水深火熱的唐孫之間,燒上最后一把火。
 
  唐僧不愛小善,而且,他還要求取真經普度眾生,所以開始拒絕了帶小善上路。
 
  但是,為什么唐僧中途折返,問比丘國國王要了小善?因為唐僧畢竟是個凡人,像極段小姐的小善,身份不明,雖然看不出是個妖怪,但是妖怪的可能性極大。唐僧對段小姐有一段遺憾,他想把這段情感用在小善身上,不是因為愛她,而是為了渡她。
 
  為了渡化小善,唐僧和孫悟空的反間計上,又加了一場戲:屠殺全村,師徒反目。
 
  小善是什么時候愛上唐僧的?不是孫悟空屠盡全村后,也不是唐僧為她而師徒反目,是在唐僧為保她而甘受孫悟空捶打,幾欲打死的時候。
 
  有人說,小善的愛情來得莫名其妙。錯!
 
  小善是怎么死的,大家別忘。她自訴,她年輕時和丈夫趕路。路遇山賊,丈夫拋下她不管不顧,她被山賊蹂躪致死。你想啊,原來答應會守護你一生一世的丈夫,遇到危險自己逃了;明知道自己的漂亮老婆落在山賊手里是什么下場,還是逃了;這樣的負心漢,小善能不恨嘛?她最恨的,不是山賊,是丈夫,是一場負心,是錯付了人。
 
  而唐僧是怎么做的?在小善將被猴子殺死時,唐僧為了救她,被佛珠封了嘴,被金箍棒打了十幾棒,直到被孫悟空的元神石猴吞到嘴里。
 
  一個女人,昔日因丈夫負心而死,而現在,有另一個驅魔人,明知道她是一個妖怪,是本該被打死的對象,卻肯為了救她而死。唐僧在用生命度化她心里的惡念。孫悟空在用生命配合唐僧演戲。
 
  為什么我說孫悟空在演戲,而不是真的要打死小善呢?
 
  回顧前情,遇到蜘蛛精,唐僧進入府邸,吃酒做客。他為什么不讓孫悟空直接動手將對方打死呢?這是因為他的驅魔理念,是先渡人,渡不過再殺。直到最后,全部的蜘蛛組成一個大蜘蛛,要殺死唐僧時,他想的,還是渡,而不是殺。孫悟空對這種動過殺戒(殺了大鵬飾演的驅魔師)的妖怪,直接下狠手,捶爆腦袋,不留余地。
 
  同理,面對小善,孫悟空有一萬個機會,一棒子就解決了小善。但是他認同唐僧的驅魔理念,先渡,渡不過再殺,所以遲遲不動手,還配合唐僧演了一場師徒決裂的大戲。目的有兩個,第一,度化小善心中的恨;第二,滿足幕后大 BOSS ,順從她,然后引出她來,干掉她。
 
  在最后,小善要死時,因為心中對唐僧的愛,勝過了對昔日丈夫的恨,所以,她已經實現了自渡。唐僧和孫悟空的目的達成了。孫悟空和豬八戒、沙僧離開,把小善交給了唐僧處理。如果孫悟空從一開始就想殺死小善,他完全可以直接捏爆小善,而不是讓唐僧和她說說話。
 
  說到底,唐僧和孫悟空是兩個智慧絕頂的人,而且一直是惺惺相惜互相最懂彼此的彼此。段小姐之后,唐僧眼里只有孫悟空。
 
  看穿這一切的,是沙僧。他說走過最長的路,是師父的套路。唐僧和孫悟空,時而和好,時而決裂,時而上演反間計,時而你死我活,不過都是套路,都在唐僧的掌握之中。最懂這一切的,是沙僧。至于豬八戒,那憨貨,看見大長腿和大胸就流口水,滿腦子淫欲,根本無心理會唐僧和孫悟空這些把戲。
 
  6.  最后的梳理
 
  玄奘收服三個妖怪,帶他們走上了取經之路。
 
  孫悟空殺了段小姐后,見識到了唐僧因情而爆發出來的“如來神掌”。孫悟空不是被打怕了,而是打服了。“情”,天下至法,無人能敵。孫悟空認了這一點,也就認了身為凡人的唐僧,認了箍,認了取經的命。
 
  豬八戒,老婆和奸夫用釘耙打死自己,化為豬妖,屠盡天下負心男女。而后,被孫悟空制服后,被迫認同“先渡,渡不過再殺”的驅魔理念。既然不能肆無忌憚地打打殺殺,漫漫取經路,怎么消遣?唯有大長腿。不管是蜘蛛,還是豬,哪怕丑女,是母的就行。他不關心唐僧和孫悟空背后的謀算,只知,什么時候能回家泡妞。
 
  沙僧,心有善念,救助河邊孩童。被人誤以為是人口販子,被打死拋尸,被魚群啃噬,化為魚怪,吃人奪命。他經歷了世間的絕望和生死,早已看透一切。走上取經路,無所謂。散伙,無所謂。在他眼里,什么都無所謂,只肯認命。認了當魚怪的命,那就吃人。認了取經的命,那就取經。他無欲,因為無欲,所以才能看透一切,包括師父的套路和師父一直放不下的那個人。
 
  唐僧,一心除魔衛道,結識段小姐。他愛過,且一直深愛。這段情,在內只能藏在心底,在外就化作一個箍,套在孫悟空頭上。帶著這份情,他繼續自己的驅魔理念,一路向西。他有著凡人一切的渴望和情欲,比如對終身成就獎的渴望,對渡化小善的堅決,但他有著凡人甚至妖怪都沒有的堅守和執念。這份執念是他安生立命的武器。比起“降魔篇”里的唐僧,“伏妖篇”里的他,更為坦誠地承認自己凡人的一面,學會更為復雜地看待眼前的世界,并能用更為復雜的手段,來踐行他的驅魔理念。大智若愚,便是如此。
 
  九宮真人,純粹孩子心性,游戲人間。聽說有一只妖王孫悟空很好玩,就想捉來當寵物。聽說有人會如來神掌,就想玩死他。她發動手下的蜘蛛精、紅孩兒和白骨精來一步步踐行她布置的離間局。唐僧和孫悟空也順道按著她的劇本演戲。最后,真人露身,石猴和金雕大戰。
 
  唐僧不再單純,猴子也變得沒那么暴戾,豬頭一心向色,沙僧無欲無求。這樣的驅魔團隊,路上嘻嘻哈哈,演個話劇,玩個真人秀,順便除魔衛道,一路向西,好玩有趣。
 
  正如,唐僧和九宮真人初見時說的,真真假假的,誰能說得清。真作假時假亦真,這是唐僧的智慧。他的套路太深,你們要是沒看懂,就多看幾遍。不要動不動就埋怨周星馳。還有,這部電影以“情”至上的故事理念,特效的處理,演員的表演,都是徐克的東西。故事的主體和臺詞,還是周星馳的。
 
  如果滿分10分,我給這部電影8分。上部《西游降魔篇》同樣8分。就是好看,好玩,有深意,表演無過,特效爆裂,故事有趣。
 
  我愛周星馳。
 
  文/尹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