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愛經典語錄新編
 
  1.被命運所拋棄的人,總是被他的朋友們遺忘。
 
  2.荒涼不堪巖石嶙峋的邊界之內,仿佛是囚禁地,是放逐的極限。
 
  3.我們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過墳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4.暴力不是消除仇恨的最好辦法——同樣,報復也絕對醫治不了傷害。
 
  5.如果別人不愛我,我寧愿死去而不愿活著——我受不了孤獨和被人憎惡。
 
  6.我越是孤獨,越是沒有朋友,(簡愛經典語錄)越是沒有支持,我就得越尊重我自己。
 
  7.假如你避免不了,就得去忍受。不能忍受生命中注定要忍受的事情,就是軟弱和愚蠢的表現。
 
  8.能被你的同伴們所愛,并感覺到自己的到來能給他們增添一份愉悅,再沒有什么快樂能與此相比了。
 
  9.即使整個世界恨你,并且相信你很壞,只要你自己問心無愧,知道你是清白的,你就不會沒有朋友。
簡愛經典語錄新編
  10.假如刮一陣風或滴幾滴雨就阻止我去做這些輕而易舉的事情,(簡愛經典語錄新編)這樣的懶惰還能為我給自己規劃的未來作什么準備呢?
 
  11.人的天性就是這樣的不完美!即使是最明亮的行星也有這類黑斑,而斯卡查德小姐這樣的眼睛只能看到細微的缺陷,卻對星球的萬丈光芒視而不見。
 
  12.如果上帝賦予我財富和美貌,我會讓你難于離開我,就像我現在難于離開你一樣。可上帝沒有這樣安排。但我們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過墳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13.我無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忍不住要去看他,就像口干舌燥的人明知水里有毒卻還要喝一樣。我本來無意去愛他,我也曾努力的掐掉愛的萌芽,但當我又見到他時,心底的愛又復活了。
 
  14.當我復又獨處時,我細想了聽到的情況,窺視了我的心靈,審察了我的思想和情感,努力用一雙嚴厲的手,把那些在無邊無際、無路可循的想象荒野上徘徊的一切,納入常識的可靠規范之中。
 
  15.由于這改變了的環境,這充滿希望的新天地,我的各種官能都復活了,變得異常活躍。但它們究竟期望著什么,我一時也說不清楚,反正是某種令人愉快的東西,也許那東西不是降臨在這一天,或是這個月,而是在不確定的未來。
 
  16.生命太短暫了,不應該用來記恨。人生在世,誰都會有錯誤,但我們很快會死去。我們的罪過將會隨我們的身體一起消失,只留下精神的火花。這就是我從來不想報復,從來不認為生活不公平的原因。我平靜的生活,等待末日的降臨。
 
  17.那些無論我做什么去討他們的歡心都始終厭惡我的人,我也應該厭惡他們;對那些不公平的懲罰我的人,我就應該反抗。她不久就要超脫于塵世風雨之外了,精神已掙扎著要脫離它物質的居所,而當它終于解脫出來之后,將會飛到哪里去呢?
 
  18.我本來怒火中燒,嫉妒的難以忍受。但當我看到那個優雅的惡少(我認識他,本來就鄙視他),聽到他們冷酷無情,輕浮淺薄的對話后,我的怒火被熄滅了。嫉妒的情緒也煙消云散了。因為這樣的女人不值得我愛,這樣的情敵也不值得我憎恨。
 
  19.你冷,是因為你孤獨;沒有什么人際的接觸能撞擊出你心中的火。你有病,是因為人被賦予的最好的,最高貴的和最甜美的情感離你很遙遠。你傻,是因為不管怎么痛苦,你都不去召喚那種情感來接近你,(簡愛經典語錄)你也不上前一步到它等待你的地方去迎接它。
 
  20.我曾那么愛羅切斯特先生,還幾乎把他當成了上帝。雖然現在我也不認為他是邪惡的。但我還能再信任他嗎?還能回到他身邊嗎?我知道我必須離開他。對我來說他已不是過去的他。也不是我想象中的他了。我的愛情已失去。我的希望已破滅、我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只想死去。黑暗慢慢把我包圍起來。
 
  21.我喜歡今天這樣的日子,喜歡鐵灰色的天空,喜歡嚴寒中莊嚴肅穆的世界,喜歡桑菲爾德,喜歡它的古色古香,它的曠遠幽靜,它烏鴉棲息的老樹和荊棘,它灰色的正面,它映出灰色蒼穹的一排排黛色窗戶。可是在漫長的歲月里,我一想到它就覺得厭惡,像躲避瘟疫滋生地一樣避之不迭:就是現在我依然多么討厭。
 
  22.月亮莊嚴地大步邁向天空,離開原先躲藏的山頂背后,將山巒遠遠地拋在下面,仿佛還在翹首仰望,一心要到達黑如子夜、深遠莫測的天頂。那些閃爍著的繁星尾隨其后,我望著它們不覺心兒打顫,熱血沸騰。一些小事往往又把我們拉回人間。大廳里的鐘己經敲響,這就夠了。(簡愛經典語錄)我從月亮和星星那兒掉過頭來,打開邊門,走了進去。
 
  23.你以為我會無足輕重的留在這里嗎?你以為我是一架沒有感情的機器人嗎?你以為我貧窮、低微、不美、緲小,我就沒有靈魂,沒有心嗎?你想錯了,我和你有樣多的靈魂,一樣充實的心。如果上帝賜予我一點美,許多錢,我就要你難以離開我,就象我現在難以離開你一樣。我現在不是以社會生活和習俗的準則和你說話,而是我的心靈同你的心靈講話。
 
  24.羅沃德的束縛,至今仍在你身上留下某些印跡,控制著你的神態,壓抑著你的嗓音,捆綁著你的手腳,所以你害怕在一個男人,一位兄長——或者父親、或者主人,隨你怎么說——面前開懷大笑,害怕說話太隨便,害怕動作太迅速,不過到時候,我想你會學著同我自然一些的,就像覺得要我按照陋習來對待你是不可能的,到那時,你的神態和動作會比現在所敢于流露的更富有生氣、更多姿多彩。我透過木條緊固的鳥籠,不時觀察著一只頗念新奇的鳥,籠子里是一個活躍、不安、不屈不撓的囚徒,一旦獲得自由,它一定會高飛云端。你還是執意要走?“
 
  25.那只創造了你的形體并放進去生命的至高無上的手,除了創造你微弱的自我,或者像你一樣微弱的生物而外,還給你提供了其他的救援。除了這個世界,除了人類,還有一個不可見的世界和一個神靈的王國:那個世界圍繞著我們,因為它無處不在,那些神靈注視著我們,因為他們受命來護衛我們;假如我們正在痛苦和恥辱中死去,輕蔑和嘲諷從四面八方侵襲著我們,憎惡壓碎了我們,那么天使會看見我們身受折磨,承認我們的清白無辜(只要我們是清白無辜的),上帝只等到我們的靈與肉分離,便給予我們完全的報償。那么當生命這么快就結束,死亡作為幸福和光榮的入口又是如此確定的時候,為什么我們還要被苦惱壓倒而消沉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