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爾:昆蟲的天地

  卡彌尼樹的枝丫,懸曳著露水打濕的堅韌的蛛絲。花園曲徑的兩旁,星散著小小的棕色蟻垤。上午,下午,我穿行其間,忽然發現素馨花枝綻開了花苞,達迦爾樹綴滿了潔白的花朵。

  地球上,人的家庭看起來很小,其實不然。昆蟲的巢穴何嘗不是如此哩。它們不易看清,卻處于一切創造的中心。世世代代,它們有許多的憂慮,許多的難處,許多的需求——構成了漫長的歷史。日復一日,表現出不可阻止的生命力的活躍。

  我在它們中間躑躅,聽不到它們的饑渴、生死……永久的情感之流的流淌。我低吟詩行,斟酌字眼,以完成寫了一半的歌曲,對于蜘蛛的世界,螻蟻的社會,我這樣斟字酌句是費解的、古怪的、毫無意義的。它們幽暗的天地里,是否回蕩著摩挲的柔聲,呼吸的妙曲,聽不清的喁喁低語,無可表達的沉重的足音?

  我是個凡人,我自信可以周游世界,甚至能夠排除通往彗星、天狗口啖的日月的路上的障礙。然而,蜘蛛的王國對我是永遠關閉的,那充滿我痛苦、怨恨和喜悅的世界的盡頭,螻蟻的心靈的簾幕是永遠低垂的。上午、下午,我在它們的“狹小而無限”之外的路上往返,目睹素馨花枝綻開花苞,達迦爾樹綴滿潔白的花朵。

  

  • 泰戈爾作品_再次集
  • 泰戈爾作品_新月集
  • 泰戈爾作品_泰戈爾散文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