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瘋”了,O2O的全國大爆發
 
    2014年05月18日,快遞巨頭順豐速運已正式在全國鋪開名為“嘿客”的便利店,首批共518家,從而大舉殺入國內火熱的O2O市場,這一模式將對國內電商格局產生較大影響,也將直接影響到我們的日常生活。
 
    首批開業的順豐“嘿客”總計518家,除青海、西藏以外,在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均有覆蓋。“嘿客”便利店,除可以提供快遞物流業務、虛擬購物外,還具備ATM、冷鏈物流、團購預售、試衣間、洗衣、家電維修等多項業務。
 
    與傳統實體店不同的是,順豐“嘿客”店內的海報、二維碼墻放置虛擬商品,顧客掃一掃二維碼就可以選擇包羅萬象的各類服務,其模式與英國最大的O2O電商Argos十分相似。“嘿客”除試穿試用的樣品外,店內不設庫存,極大地節約了成本,預計將對多行業實體店均產生沖擊。
 
    創業18年未接受采訪的王衛
 
    商業界激烈殘酷、然而日新月異的過招,已經不由得人們不去認識低調的王衛了——順豐快遞的神秘掌門人。王衛創業18年未接受任何采訪,但所有的人都在找尋他;他低調不張揚,但卻令香港狗仔隊臥底數月一睹真容。他不引入戰略投資,但卻令花旗銀行開價1000萬美元中介費用只為求得一個合作機會。
 
    順豐不打算上市,但眾多PE與VC趨之若鶩,50萬元只為和它的掌門人王衛共進一頓晚餐。順豐曾與電子商務保持距離,但王衛卻令馬云兩次相約并稱為最佩服的人。順豐快遞,是僅次于EMS的全國第二大快遞企業。王衛便是締造這個“快遞王國”的掌門人。在電商與物流矛盾重重的當下,有人說:給你3年30億元,你也砸不出一個新的順豐。
 
    王衛,在外人看來似乎過于神秘。“有一次,國家郵政局領導都遞話了,他還是委婉拒絕。”一位行業報主編說。就連順豐的企業內刊《溝通》出版7年來,也從未出現過這位掌門人的面孔。“倒是有那么幾次刊登了王衛的照片,不過都是背影或者極其模糊的側面照”。
 
    迄今為止,王衛只在媒體上出現過一次。這看似是一樁充滿戲劇性的經驗。2010年春天,王衛花3.5億港幣購買了香港九龍塘喇沙利道的一塊地皮,自建兩棟4層樓高的獨立屋,附帶獨立泳池。這樁打破同區地產價格紀錄的買賣引起了香港《壹周刊》記者的注意。
 
    敬業的狗仔隊不僅在順豐深圳總部的寫字樓前守候王衛數日,還混進順豐香港的分部,做了一整天的快遞員,終于拍到王衛的照片,文章以《水貨佬做到買屋仔,買757飛機》為題發表。現在,互聯網上還能夠搜索到這篇文章,但是王衛的照片已經找不到了。
 
    尋找王衛的可不只是媒體,投資銀行的經理人們也在找他。他們可不只是出于八卦或者好奇心,而是明明白白地嗅到了金錢的味道。早在2004年,FedEx策劃進入中國市場的時候就曾經接觸過王衛。傳聞中,FedEx希望以40億元——50億元價格收購順豐,但被王衛拒絕了。那一年,順豐的銷售額是13億人民幣。
 
    1993年,王衛僅22歲,這位只有高中學歷的上海人起初是在順德做印染,這時珠三角區域常常會需要香港的貨物。看到這一商機的王衛做起了碼頭捎貨的“快遞”。機會多了,順豐就此誕生。
 
    原始資金是王衛向父親借款的10萬元,王衛用這筆錢在香港太子蘭街租賃了一個數百平方米的地方作為公司。在市場的需求之下,很快順豐便以順德為起點,將自己的觸角延伸至廣東各地,以合作和代理的方式開始了“快遞王國”的藍圖擴張。
 
    在快遞行業發展之初,規模的擴張,網點的建設是所有快遞公司“占領地盤”的實質。每建一個點,就注冊一個新公司,分公司歸當地加盟商所有,這使得順豐在幾年的時間內,便將珠三角一帶的快遞市場牢牢抓在自己的手上。在這樣瘋狂的擴張下,到1997年,王衛幾乎壟斷了所有的通港快件。
 
    據悉,當時行駛在通港公路上的快件貨運車有70%屬于順豐的業務。香港回歸時,海關甚至婉拒了國企中鐵前來分一杯羹的請求。這時的王衛,不過26歲。
 
    發展20年,靠三駕“馬車”成功
 
    王衛信佛,在他的辦公室里面擺有6尊佛像,就連他的企業管理也滲透著佛學理論。但他像一個矛盾的化身一般,在享受著佛學帶給他的平靜之外,越野車和極限自行車運動DOWNHILL也是他的心頭所好。
 
    這樣喜歡冒險的性格在其創立順豐的歷程中,也有明顯的體現。1998年,順豐在訂立下差異化管理目標后,開始強勢爆發,但這一不可控性的發展模式為這個成長中的企業帶來了致命性的麻煩。王衛曾提到:“一個承包網點就是一個小王國,根治這些問題,壓力非常大。”
 
    一些順豐的加盟商擅自在貨運中夾帶私貨,失去對企業的控制權的王衛從1999年開始了大力的收權行為。有傳言,王衛曾經因此被香港黑社會追殺。直到現在,如若有人有幸遇上王衛,會發現這個穿戴極其平凡的中年男人身邊常常會有4-6個彪形大漢相伴左右。2002年,王衛收權成功,順豐順利從加盟制轉為直營制,并在深圳設立了企業總部。
 
    恰巧在2003年,為日后順豐江山奠定地位的契機出現。這一年,“非典”肆虐,王衛將眼光瞄準了因“非典”而陷入低谷的中國航空領域,與揚子江快運航空簽訂了5架包機的協議,第一個將快遞行業帶上天空,并完成了全國200多個網點的布局,進入了發展最為迅速的時期。約20年的發展,直營模式、高端定位以及航空運輸,成為了順豐成功的三駕馬車。
 
    王衛之心:不圈錢,不上市
 
    直到最近幾年,順豐董事長王衛才在媒體吉光片羽的專訪中露出一些端倪,王衛有段最知名的話說:“我信佛,我認為,人的成就和本事是沒有關系的,成就是與福報有關系,所以有錢沒有什么了不起的,擁有本事也沒有什么了不起,賺到錢只是因緣際會而已。”
 
    “所以我認為,個人事業上的一些成績不值得渲染。低調一點對于管理企業也有好處,沒有員工認得出你來,你才可以深入到基層去了解到最真實的情況。我認為,做企業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我是想做成一個平臺,通過這個平臺我可以實現我的價值和理想。”
 
    “上市的好處無非是圈錢,獲得發展企業所需的資金。順豐也缺錢,但是順豐不能為了錢而上市。上市后,企業就變成一個賺錢的機器,每天股價的變動都牽動著企業的神經,對企業管理層的管理是不利的。”
 
    “我做企業,是想讓企業長期地發展,讓一批人得到有尊嚴的生活。上市的話,環境將不一樣了,你要為股民負責,你要保證股票不斷上漲,利潤將成為企業存在的唯一目的。這樣,企業將變得很浮躁,和當今社會一樣的浮躁。”
 
    “所以,作為企業的老板,你一定要知道你為了什么而上市。否則,就會陷入佛語說的‘背心關法,為法所困’,可以說,順豐在短期內不可能上市,未來也不會為了上市而上市,為了圈錢而上市。”
 
    “員工是因,企業是果”
 
    王衛以人為本的經營理念也在最近成為商業媒體上廣傳的內容:“在公司快速發展的過程中,順豐的基層管理者是需要承受很多壓力的。這也對這個崗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為一個合格的基層管理者,要非常理解公司的價值觀和我們所面對的就業群體以及我們所從事的這個行業。”
 
    “我們不能苛求每一個基層管理者的管理才能都是天生的,而且,公司在發展,我們也不能等待他們慢慢成長,所以我們必須從公司層面來幫助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成長。比如我們正在努力將基層管理崗位的需求更加清晰化,并配套設置相對應的技能培訓,然后建包傳授給基層管理者,包括教會他們如何駕輕就熟地工作,如何服務好一、二線員工和客戶,同時還要學會如何使用我們配套的管理工具,并將這些知識發揮到價值最大化。”
 
    “隨著我們對每個管理崗位需求了解的清晰化,一些相對應的認證和課程會出臺。到時,只要你具備了晉升的基本條件,就可以根據自己的發展方向去選擇學習相對應的課程,并獲得相關的管理資格認證。當你達到了崗位發展所需要的業績之后,公司將通過績效面談,考核你是否符合我們的價值觀。”
 
    “結合這三方面,并根據內部不記名投票考評來衡量你是否符合你所申請的管理崗位要求。在順豐,個人的成長是不靠關系的,自己的命運只掌握在自己手里。員工是因,企業是果,又有員工們成長了企業才能夠成長,而在員工的成長過程中,我們還要做到讓最好的員工最快地成長。”